2016年10月28日

2016年10月6日

200多年的慢時光


渡口是波多馬克河上唯一仍在使用中的White’s Ferry,230年了,僅一艘機械纜繩牽引的舢舨往返兩個州岸。上了船,萬聖節的骷髏陪著你的車沒情緒地划過昔日的南北戰場。不到10分鐘,連準備都不須要即泊岸,進了美國農業保護地比例最高的Montgomery郡。一路就一條主公路,兩旁空闊,黃了一大片的是我叫不出名字的灌木林,陽光沒有力氣,無法穿雲撒落,只好在涼涼的天氣層層老去。



2015年8月12日

the sunlit night in Lofoten


Hamnøy

我有偏好,北極圈(arctic circle)以北的Lofoten群島是挪威最美的地方。
 
一座座崎嶇的山,在挪威海上連成一串串,尖尖的山頂突兀搶眼,其間6, 7個主要小島由公路、橋和(海底)隧道接起來。島上還留存著純樸風貌與維京古蹟,許多村落從主道路E10是看不到的,你帶著莫名的謹慎,沿著依山的彎曲窄 路開進,彷彿無止境,直到眼前出現壯觀的魚乾架和深紅的漁屋,才鬆了口氣。那是「山重水複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」的最佳寫照。

2015年7月14日

the art of eating an ice cream cone

https://flic.kr/p/w1sq5T

你斜倚著柱子,雙眼微妙地注視對方圓亮的曲線,嘴角不自覺地捲起。你慢慢靠近,卻還保有些距離,因為你在等,等那欲滴的時刻到來。然而,等待是一場優雅的 戰局, 是一齣擾人的戲劇,任你怎麼有意志,終究有鬥不過之時。遂而,你傾著身子向前,用雙唇慢慢碰,來回磨蹭,舌頭便順著濕潤伸出輕輕舔。漸漸地,你們都融化 了。

http://lisashen.vsco.co/media/55a1e4c346331ef7478b4568

2015年7月8日

an afternoon at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

https://flic.kr/p/vKxZ8a

很多年以前,曾想到美術館工作,總覺得能時時與心動的作品相處,跟訪客說故事,是件很有成就的事。若有機會溜進工作室,看人家怎麼修復藝術品,紅外線攝影如何發現背景下的秘密,更是額外的收穫。

2015年6月18日

食物攝影


https://flic.kr/p/uxKY3o

最近有幾位朋友與我討論自然光食物攝影。其實,不論拍攝對象為何,攝影概念都是一樣的。曾經跟誰說過的,美學可以學習得來,它是一種思考過程,是分析之後的直覺反應,而學習構圖和影像設計可讓人縮短反應時間。有的人仰賴正統教育,有的人有天生直覺,但好作品都是持續練習的累積。

2015年5月19日

永續的一餐- 綠花椰核桃青醬


跟你說本書,它有食譜但非食譜書,不是個人的廚師或時尚編輯經歷談,內頁連張圖片都沒,唯一的一張在書封,是我的作品。然而,我可沒那麼膚淺,因此跟你推薦。
 
書是塔瑪. 艾德勒(Tamar Adler)寫的《永續的一餐》(An Everlasting Meal- Cooking with Economy and Grace)。她以手札式寫法聊做菜點滴、烹飪撇步,有個性的語調掩不住一絲自信。你問,燒水有多難? 她在「如何燒水」跟你說,品味從品水開始,只要會燒水,即有辦法吃得好;在想晚餐該吃點什麼時,就放鍋水在爐上煮,水滾前,想想哪些食材可水煮,如此,烹 飪便輕鬆進行一半。

2015年4月28日

Untitled

對於這裡,我總是認真,它記著幾年走過的路;然而,近一年經歷的事,使得我不怎麼敢回來,至少還無法靜下來寫,以致目前只能在臉書說說無關痛癢。這裡,先暫時空著。

https://flic.kr/p/s2y6FD

2015年2月22日

依舊的味道


我不會殺價,但回到舊地盤會大欺小,虛榮心也拾回了些。

上傳統市場買菜,新鮮蟹肉一盒,攤攤訂價都是「$120算你$110」。聽膩了,我問最後講這句話的光頭小孩:「大家都說這樣,串通好的吧? 」小孩沒料到會有此問,一逕地露著牙尷尬地傻笑。一來不知能否殺價,二來想跟他鬧,我補句「給個不一樣的(價),我買。」他小跑步到後面跟大人商量,沒多久回來臉紅地說「算漂亮阿姨$95......」話音未落,我的虛榮心就已甦醒,沒跟大腦商量便急急遞去$100,外加「別找了。」他速速抬起頭,笑吟吟地,大抵想這人真好哄,就待回家在寒假作業記下這筆日行一善。

2015年1月12日

網站更址


將從www.basilandchive.com改回basilandchive.blogspot.com,若有興趣繼續閱讀,煩請更新。未改前,打basilandchive.blogspot.com,系統會自動轉至此,改後就不會了。謝謝!
.........

舌蠢之間

趁週末將Homeland(國土安全)第四季看完,第一集很緩,之後漸入佳境,編劇功力果然劇增,我也跟著進入狀況。一開始,我邊看邊念「美國人真蠢啊!」,接著改為「再繼續蠢吧!」,然後換成「太蠢了!」,最後沒力地減成「真蠢!」。全季看完,有點累,也發現最蠢的其實是自己,入戲成這般!

想起之前因不習慣用手機拍照,加上右手入鏡,一時忘了習於放在左緣的手該如何按快門。低頭想,這該如何是好,一瞬間,靈光閃動,四下無人,舌頭一伸,頭再低點......正想著舌頭長度是否足夠,快門已